17日下午,中國江西網駐上饒站記者在上饒石獅鄉採訪,發現該鄉便民服務中心等3個崗位上的幹部存在脫崗、坐班姿勢不雅等情況。期間,記者遭到當地幹部威脅恐嚇並不斷爆粗話:“記者有什麼了不起,滾出我們鄉政府!”事件曝光後,石獅鄉黨委、政府連夜召開了黨委擴大會議,經初步調查,對當事人分別作出了責令檢查、通報批評、辭退等處理,另外,該鄉紀委書記、人大副主席被誡勉談話,民政所所長被停職。(9月18日人民網)
  17日事件被曝光,隔天涉事的所有人不是被辭退,就是被通報批評,就連圍觀而不制止的鄉紀委書記、人大副主席也被誡勉談話,一條漏網之魚都沒有,應該說,當地官方在這件事情上的反應速度還是很及時的,懲處力度也不小。然而,鑒於此事涉及的部門實在太多,部分公職人員的言行又實在太惡劣,故而一次處理顯然難以馬上消除公眾心中的陰影。
  畢竟,從之前中國江西網記者的報道來看,石獅鄉機關作風之散漫、官員之囂張,幾乎呈現全局性、潰爛式的狀態——從廣電崗位人員上班時間“喝喜酒”到民政所所長雙腳架在桌子面上聊天,從工勤人員的“滾出我們鄉政府”到紀委書記的“他們監督我們,我們下次也蹲點監督他們”……對於採訪的記者來說,真不知踏進的是鄉政府還是土匪窩?而這些,顯然不是單純處理幾個人就可以徹底解決的。
  事實上,石獅鄉的問題絕非個案。作為我國最基層的一級政權組織,鄉政府在國家的統治、社會的治理中扮演著極為重要的角色。然而現實是,在一些地方,鄉政府及其公職人員不僅沒有成為社會的穩定器、經濟的發動器,相反自己卻日益成為麻煩的製造者、問題的多發地,諸如吃拿卡要、欺男霸女等負面新聞背後,往往都有基層幹部的身影。
  凡此種種究其原因,除了某些鄉鎮幹部自身的素質外,一方面是由於相比城市居民,鄉民、村民的文化水平較低,法治和權利意識較為淡薄,即便遇上不公甚至遭受欺侮,也大多選擇沉默和忍受,從而“慣”得一些幹部老爺派頭十足;另一方面,作為外部監督力量的新聞媒體、網絡論壇,其關註重點要麼集中在城市,要麼直接投向農村,對於夾在中間的鄉鎮反倒不怎麼留意,這就使得許多鄉鎮常年處於沒有監督的真空環境中,從而導致一些鄉鎮機關的作風問題長期得不到糾正,直至養癰成患,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。
  就拿此次被曝光的石獅鄉來說,可以肯定當地官場的散漫作風,以及官員的流氓言行,都不是一朝一夕養成的。而要想改變這種情況,同樣需要付出長期的努力,並且引入系統性的體制變革。比如擴大鄉鎮民主、加強對於鄉鎮機關的輿論監督等。其中,媒體記者應自覺眼睛朝下,勤跑基層,以便及時發現問題、提出批評、糾正錯誤,這不僅是新聞媒體作為監督利器的屬性使然,也是記者“走基層”的應有之義。
  文/王垚烽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讓媒體“滾出去”的鄉政府越該多去去)
創作者介紹

義大利傢俱

qv68qvhx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