→ 新加坡規劃大師劉太格接受南都記者訪問。南都記者 虞偉 攝">
  → 新加坡規劃大師劉太格接受南都記者訪問。南都記者 虞偉 攝
  “新加坡政府很在意所有的私人土地不可以輕易侵犯,否則市民不會支持政府開發計劃。”被喻為城市國家的新加坡以成功的現代化聞名於世,2014年世界城市峰會期間,“新加坡規劃之父”劉太格博士接受南都記者訪問,就新加坡城市發展經驗,從城市規劃如何處理與民眾關係、中央商務區是否建立住宅、如何解決大城市病等多個方面為中國的城市規劃提出建議。劉太格是新加坡多個政府機構的成員,先後擔任過中國20多個城市規劃的顧問。
  城市規劃絕對尊重市民
  南都:新加坡的城市規劃世界聞名,有了城市總體規劃就可以嗎?
  劉太格:當然不是。我們花了4年研究現在的地塊土地用途、容積率、高度限制,決定留還是改,怎麼改。因為政府很在意所有的私人土地不可以輕易侵犯,否則市民不會支持政府開發計劃。所以現在的總規劃,其實是政府和市民之間的規劃合同。城市規劃絕對尊重市民,市民也尊重規劃,這個關係很值得強調。
  南都:怎麼保障城市的發展不損害市民的權益?
  劉太格:我們的大原則是不把市民擁有的土地面積下降,只准上升,規劃圖的容積率是永遠往上走的。我們非常小心地在做。
  中央商務區不應建住宅
  南都:中國現在也發展了很多中央商務區,你怎麼評價?
  劉太格:我知道北京C B D以前的規劃中50%是寫字樓,25%是住宅,還有25%是其他的商業和文化設施的配套,擴展時也延續這種結構配比。在CBD建住宅,我覺得這個是中國很大的通病。我大概是全球所有規劃師中唯一不贊成在C B D建住宅的人,有的專家認為裡面住些人就有人氣。可是在這裡放幾棟高樓讓人住,能容納的人口連全市萬分之一還不到。
  南都:那合理的C B D規劃應該是怎麼樣的?
  劉太格:你去看烏節路(新加坡著名旅游購物街),我們把土地的使用功能很巧妙地配合起來,裡面沒有住宅,但是有適當的商場、餐飲店、酒店,市民可以日夜享用。把它們的比例做得恰當,就是不夜城,合理髮揮了中央商務區的作用。對比之下,新加坡珊頓大道(新加坡著名金融區),在晚上七八點就變成了空城,它沒有理解到烏節路的秘訣。
  南都:這樣做對城市發展的好處是什麼?
  劉太格:CBD是很集中的商業用途,在它周圍建住宅,比在它核心蓋房子效率高得多。好處一是剛纔說到的,讓裡面日夜有人氣,二是可以把全市的交通處理好。
  做城市規劃要做大容量
  南都:中國現在正在經歷新型城鎮化,很多城市在重新做規劃,你有什麼建議?
  劉太格:做城市規劃一定要做長遠、做大容量。從遠到近,從大到小。
  在長遠規劃方面,比如新加坡1991年完成制定的就是百年規劃,1991年新加坡人口在300萬上下,我們預測2091年會有500多萬,現在已經540萬人口,提前80年達到這個數字。如果當時沒有做百年,現在新加坡的土地可能就用完了,現在也沒有更多土地開發。
  南都:如果不這樣做呢,會產生什麼後果?
  劉太格:比如上海、北京。一個城市,遠期人口做得太少,人口就容易超量。就好比碗里的飯,多了要壓下去,密度提升,像中國有些地方比新加坡還高。再壓怎麼辦?碗破了,交通就會堵塞,基礎設施也跟不上,這就是“大城市病”。
  南都:一個規劃做到放眼百年,在這期間如何保障它的落實和嚴肅性?
  劉太格:首先要做得非常完善,第二要變成法律文件。第三不能隨便改。按照新加坡的經驗,每5年對規劃做一次小調整,因為不可能在今天預測到百年以後的發展機遇。每10年,政府各部門研討,做比較大的改善。但這些都是在原有規劃基礎上修改。
  南都:調整需要一個怎樣的程序?
  劉太格:有一個政府的部門,總規委員會,任何規劃調整無論大小都要通過它來批准,上報給國家發展部部長、內閣。所以不是部長權大可以任意改。也要走一定程序。新加坡發展得好,一定首先是要尊重規劃。
  南都:在這5年、10年中間還會不會有微調?
  劉太格:是的,任何開發商都可以提出跟規劃有差異的要求,要書面提出,我們去研究,如果他們合理,就會修改,不但是適應他們要求,也適應今後所有雷同情況的開發要求。成功案例非常多,這樣更符合市民對城市功能的需要,也符合最先進商業運作需要。
  南都:現在中國也花很大力氣做城市規劃,可是往往效果並不好,你怎麼看中國的規划水平?
  劉太格:中國的城市規劃質量在非歐美國家裡是相對比較高的,不過也還需要再改善。有些規劃師並不懂,領導也不懂。如果規劃不合理,將它法制化反而會讓城市走上歪路。
  南都記者 虞偉 劉佳 發自新加坡  (原標題:中央商務區不應建住宅)
創作者介紹

義大利傢俱

qv68qvhx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